黄竣:半山半水传教人

Egretia,是全球首个HTML5区块链平台。而黄竣,正是Egretia的创始人和引路者。

有了Egretia,广大游戏开发者就获得了一个完整的区块链生态解决方案,从开发工具、核心数据上链、游戏分发、去中心化广告平台、token流通,到玩家社区等功能,堪称一个完整的服务包。

在Egretia的帮助下,开发者可以专注于游戏内容本身,而不需要花费时间去研究复杂的底层技术,,就能完成整个游戏的区块链化,并在整个生态系统的助推下,与游戏玩家共生共荣,最终获得之前所难以想象的巨大发展空间。

这也是黄竣最大的梦想。

结缘Flash

从小就迷恋却买不起电脑的黄竣,曾经用硬纸板模拟键盘去练习打字。直到被保送进北师大计算机系后,他才算真正接触和认识了电脑,开始踏入互联网的世界。

在当时,视觉效果最酷炫的网站叫“闪客帝国”,里头收录了各式各样的动画作品,比如ID“小小”推出的“火柴人”系列动画,就以流畅的武打动作和精彩的场景设计红遍大江南北,时至今日,仍能为许多亲历者所津津乐道。支撑闪客帝国的基本技术就是Flash,它同时也是黄竣在课外的首次创业——为计算机教程制作配套光盘——时所必须使用的技术。

由此,黄竣与Flash开始结缘,这种情结深深地贯穿了他早年的职业经历:在交通部的清闲工作环境中编纂的几部Flash开发书籍、在摩创世纪推动公司转型用Flash做互动娱乐社区、1D音乐社区……

就这样围着Flash一直打转到2010年,在种种因缘际会之下,Flash的大东家Adobe看上了他,并将平台技术经理的头衔和官方推广Flash的“传教士”身份,一并交给了黄竣。

在现实世界里,传教士是教会和民众的中间人,而在Adobe,“传教士”则是介于开发团队与用户的一群中间人。 而从首次得知Flash到成为拥有官方身份的传教人,黄竣跨出的这一步,整整用了十年。

随后的4年,既是Flash盛极而衰的4年,也是黄竣满溢而充实的4年。当时,全球14亿的安装量、全国98%的装机率,Flash可谓攥了一手好得不能再好的牌,但就是挣不到与这个霸主地位相匹配的真金白银。对黄竣来说,技术要推广、流量要变现,而这是Flash十几年都解决不了的老大难问题,当然也不会自动蹦出一个满分答案来。

而HTML5,却在完全不被看好的业界氛围中悄然成长,并在2014年这个关键的年份中,如有神助般先后补齐了技术标准不明、宽带支持不足、硬件性能不足三大短板,由此冲上了发展的高速公路。此消彼长之下,Flash被打得节节败退,最终不得不黯然退出江湖。当然,这是后话。

也在2014年,黄竣离开了Adobe,以联合创始人身份加盟白鹭。这也是Adobe全球范围内,最后一名离队的传教士。

Egretia创立

白鹭引擎,是游戏开发者的利器,它可以大大加快游戏的开发进程。而黄竣的到来,也将白鹭的发展推向一个更深远的境界。

在Adobe的岁月里,黄竣启动了“龙骨”方案,它可以帮助用户快速完成涉及骨骼的动画,进而更快、更逼真地生成人物、动物、妖魔等角色,后来被带到了白鹭,历经改进后,成为了白鹭引擎的看家杀手之一,在Youtube上,光是全球用户自行发布的教程视频,就有1万多个。

有了包含龙骨在内的一系列强力工具,白鹭引擎可以为开发者极大地节省时间和成本,获得市场欢迎也是情理之中。在2014年之后HTML5开始快速发展,白鹭及时地对HTML5提供了系统级的支持,自身也在进一步地完善和进化。

2017年迎来了HTML5小游戏的全面爆发。一是Facebook旗下、日活达10亿的Message开始做休闲小游戏,由此激活了小游戏市场;二是微信随即也推出了小游戏平台,至今已有600多款游戏。

而在这两个最大的平台上,白鹭引擎都战绩不俗,使用它开发的游戏分别占据了50%和40%的份额。在黄竣看来,当年《开心农场》引爆页游的历史又重演了,业界期盼多年的“HTML5游戏元年”,终于扎扎实实地到来了。

这个丰收的2017年,也是Egretia初创的年份。

黄竣坚信,区块链一定是未来的发展方向。作为全球第一个HTML5区块链平台的Egretia,自有它坚实的诞生和生长逻辑。

Egretia为“”Egret+ia”的结合,在拉丁语中,后缀ia表示国家、土地的意思。Egretia携手白鹭科技,旨在打造一个完整、开放、友好的HTML5区块链国度。在Egretia的国度里,开发者可轻松创建并上架基于区块链技术的HTML5游戏和应用,玩家可以畅游所有HTML5游戏,自由进行虚拟资产交易。

经过紧锣密鼓的筹划,Egretia终于如期绽放了。在惊艳的亮相之下,Egretia承载的是整个业界寄予的殷殷厚望和无比期待。

那么,Egretia本身,究竟会为这个起伏多年的行业带来哪些重大改变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