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vaScript 简史:JavaScript 的过去、现在和未来

JavaScript 毋庸置疑是当今最重要的语言之一。Web 的兴起已经把 JavaScript 带到一个前所未有的地步。下面我们来看看 JavaScript 在其短短历史中是如何演变的,以及它在走向何处。请继续读下去!


这一切都开始于九十年代

一切都发生在 1995 年 5 月到 11 月这六个月内。网景通讯公司在早期的 Web 中拥有强大的地位。它的浏览器 Netscape Communicator,作为第一款流行 Web 浏览器 NCSA Mosaic 的竞争对手,正获得广泛认同。网景是由 90 年代早期参与 Mosaic 开发的同一伙人创立的,而现在,有了钱和自主性,他们就有了寻求进一步扩展 Web 的途径所需的自由。而这种自由催生了 JavaScript。

网景通讯的创始人及前 Mosaic 团队的成员 Marc Andreessen 预见到 Web 需要某种方法变得更动态。动画、交互和其它形式的小动画应该是未来 Web 的一份子。所以 Web 需要一种能与 DOM 交互(不是跟你现在看到的这样一成不变)的小脚本语言。不过,这种脚本语言不应该面向大佬开发者,以及在软件工程方面有经验的人们——在当时这是一种重要的战略呼声。当时 Java 也在兴起,并且 Java applets 很快就要成为现实。所以这个用于 Web 的脚本语言需要迎合另一群受众:设计师。实际上,那时 Web 是静态的。HTML 依然年轻,并且足够简单,非程序员也很容易学得会。所以,要让 Web 变得更动态,不管是浏览器的哪一部分,都应该让非程序员容易理解。这样 Mocha 的想法就诞生了。Mocha 要成为用于 Web 的一种脚本语言,它必须是简单、动态的,并且让非程序员容易理解。

此时,JavaScript 之父 Brendan Eich走上了历史舞台。网景通讯公司雇佣 Eich,是让他开发一种 “用于浏览器的 Scheme”。Scheme 是一种 Lisp 的方言,语法很简单,它动态而强大,并且本质上是函数式的。而 Web 需要类似这样的语言:语法容易掌握;动态的,以减少代码,加快开发;并且强大。Eich 看到有机会可以从事自己喜欢的事情,于是就入伙了。

当时,迫于压力,必须尽快赶出一个工作原型。当时原名为 Oak 的 Java 语言正开始推动。Sun Microsystems 正大力推进 Java,网景通讯公司即将与他们达成一项协议,让 Java 可以用在浏览器上。那么为什么要开发 Mocha(JavaScript 早期的名字)呢?为什么已经有了 Java,却还要开发一个全新的语言呢?当时的想法是,Java 不适合 Mocha 的目标受众:测试脚本编写人员、业余爱好者、设计师。对于用在浏览器这个角色上来说,Java 确实太大太重了。所以当时他们的想法是让 Java 用于大型专业级组件开发;而 Mocha 将用于小型脚本任务。也就是说,Mocha 命中注定就是 Java 的脚本同伴,在某种程度上类似于 Windows 平台上 C/C++ 和 Visual Basic 之间的关系。

与此同时,网景的工程师开始详细地研究 Java。他们甚至开始开发自己的 Java 虚拟机。不过,这个虚拟机很快被否决,因为它从来就没有实现与 Sun 的虚拟机的完美一致。

此时有很多来自于内部的压力,要尽可能快地选择一门语言。Python、Tcl 以及 Scheme 本身都是可能的候选。所以,Eich 必须快搞。不过,他比别人有两个优势:可以自由挑选适合的特性集、可以直达拍板的人。不幸的是,他也有一个大的劣势:没有时间。必须要做出很多重要的决定,而做出决定的可用时间又很短。JavaScript,即 Mocha,就是在这种背景下诞生的。几周之内,一个工作原型就推出了,然后就被集成到 Netscape Communicator 中。

于是,本应是用于浏览器的 Scheme,现在就大相径庭了。与 Sun 达成协议的压力,以及让 Mocha 变成 Java 的脚本同伴,束缚住了 Eich 的手脚。新语言需要采用类似 Java 的语法,对于很多常用语还采用了熟悉的语义。所以 Mocha 一点也不像 Scheme。它表面上看像是一种动态的 Java,实际上却是Scheme 和 Self 的早产私生子,但长的像 Java。

1995 年 5 月, Mocha 的原型被集成到 Netscape Communicator 中。很快,它被重命名为 LiveScript。当时,”live” 这个单词只是为了营销方便。1995 年 12 月,网景通讯公司和 Sun 达成协议:Mocha/LiveScript 将被重新命名为 JavaScript,它将会作为浏览器中小型客户端任务的一种脚本语言,同时 Java 将会被提升为一种更大的、开发富 Web 组件的专业工具。

第一版的 JavaScript 敲定了该语言中很多现在知名的特性,特别是其对象模型以及函数式特性在此版本中已经出现了。

如果当时 Eich 未能按时赶出一个工作原型,很难说会发生什么。其他可选方案一点也不像 Java。Python、Tcl 和 Scheme 都与 Java 大不相同。对于 Sun 公司来说,很难接受一个与 Java 如此不同的同伴语言,或者在历史和开发上比 Java 本身早的语言。另一方面,Java 很长一段时间是 Web 的一个重要部分。如果 Sun 从没有过这样的地位,网景可能会在挑选这样一个语言上有更多的自由。这是肯定的。不过,如果就算网景自己内部能控制和开发,它会不会选择采用外部的解决方案呢?我们将永远不会知道。

不同的实现

当 Sun 和 Netscape 达成协议,将 Mocha/LiveScript 的名称改为 JavaScript 时,有个大问题被提出来了:其他实现会怎么办?实际上,尽管 Netscape 很快成为了当时首选的浏览器,不过微软也正在开发 Internet Explorer。从最开始,JavaScript 就带来了用户体验如此大的差异,竞争浏览器没办法,只能自己也整一套 JavaScript 的实现。此时(并且很长一段时间),Web 标准还不强大。所以微软实现了自己版本的 JavaScript,叫做 JScript。从名称中去掉 “Java”,是为了避免潜在的商标问题。不过,JScript 不仅仅是名称上的不同。它在实现上也略有不同,特别是与某些 DOM 函数有关的实现上有所不同,由此产生的影响一直波及到多年之后的未来。JavaScript 大战还发生除了名称和时间表之外的更多方面上,而它的怪癖正是这些大战打来的创伤。JScript 的第一个版本包含在 1996 年 8 月发布的 IE 3.0 中。

网景的 JavaScript 实现也采用了一个内部名称。和 Netscape Navigator 2.0 一起发布的版本被称为 Mocha。在 1996 年秋天,Eich 为了偿还匆忙推出它所欠下的技术债,将 Mocha 的大部分重写为一个更干净的实现。这个新版本的网景 JavaScript 引擎叫做 SpiderMonkey。SpiderMonkey 现在依然是 Netscape Navigator 的孙子 Firefox 中 JavaScript 引擎的名称。

有好几年,JScript 和 SpiderMonkey 是主要的 JavaScript 引擎。二者共同实现的功能(并非总是兼容)会定义接下来几年中 Web 的样子。

主要设计特点

尽管 JavaScript 是仓促之作,不过有几个强大的特性在一开始就具备了。这些特性将 JavaScript 定义为一门语言,尽管有各种怪癖,依然让它能独树一帜。

是使用一门已有的语言,还是发明一门新的语言,这也不是我能决定的。来自高层工程管理人员的强制命令是这门语言必须“看起来像 Java ”。这实际上也就把 Perl、Python、 Tcl 以及 Scheme 这些已有的语言排除掉了。后来,在 1996 年,John Ousterhout 在给 Tk 做宣传时还感叹说,Tcl 错过了这样一个很好的机会。我并非骄傲,只不过是很高兴我选择 Scheme 式的一等函数以及 Self 式(尽管很怪异)的原型作为主干。至于 Java 的影响,主要是把数据分成基本类型和对象类型两种(比如字符串和 String 对象),以及引入了Y2K 日期问题,这真是不幸。 – Brendan Eich 的博客:关于流行

类 JAVA 的语法

尽管让 JavaScript 语法接近 Java 并非初衷,不过市场力量让它变成了这样。退一步想,即使采用与 Java 不同的语法可能会让实现某些特性更为方便,但是不可否认,采用熟悉的语法更有助于 JavaScript 的普及。

将如下的 Java 示例:

与如下(现代) JavaScript 示例做比较:

函数作为一等公民

在 JavaScript 中,函数只是又一个对象类型。它们可以像任何其它元素一样传递,可以被绑定到变量。在稍后版本的 JavaScript 中,函数甚至可以被抛出为异常。这个特性很有可能是在 JavaScript 开发时受到 Scheme 强烈影响的结果。

通过让函数变成一等对象,某些函数式编程模式才成为可能。例如,较新版本的 JavaScript 利用了某些函数式模式:

这些模式已经被成功用于很多库,比如 underscore 和 immutable.js

基于原型的对象模型

尽管基于原型的对象模型是通过 JavaScript 得以流行的,不过它却是在 Self 语言中首次引入。Eich 对这种模型有种强烈的偏好,它足够强大,能够模仿像 Java 或 C++ 这种基于 Simula 的语言中的更传统的方式。实际上,JavaScript 之后的版本中实现的类,也只不过是在原型系统之上的语法糖。

JavaScript 的原型灵感来自于 Self,而 Self 的设计目标之一就是要避免 Simula 风格的对象的问题。特别是,在 Simula 的方式下,类和实例之间的对立被看到是很多固有问题的诱因。有人认为,因为类为对象实例提供某种原型,随着代码演变和逐渐变大,就越来越难让这些基类适应不可预料的新需求。通过将实例作为新对象构建的原型,这种限制就被克服了。因此,原型的概念是:一个通过提供自己的行为,填补新实例的空白的实例。如果一个原型被认为不适合于一个新对象,那么它只需要被克隆和修改,而不会影响所有其它子实例。这在基于类的方式中是挺难做到的(即,修改基类)。

原型的威力让 JavaScript 变得超级灵活,引发了很多带有自己对象模型的库的开发。一个流行的库 Stampit 就重度使用了原型系统,采用在基于类的传统方法下不可能的方式,来扩充和操作对象。

原型让 JavaScript 表面上看起来简单,但是给库的作者带来了自主权。

大怪癖:基础类型与对象

也许在匆忙开发的 JavaScript 中,最大的错误之一是某些行为类似的对象有不同的类型。例如,字符串字面量("Hello world")的类型与 String 对象(new String('Hello world'))的类型就是不相同的。这就让我们有时候不得不采用不必要的、容易混淆的类型检查。

然而,在 JavaScript 历史中,这只是个开始。它的仓促开发真真切切地导致了一些设计失误。不过,发明一种用于动态 Web 的语言的优势不能耽搁,其它的一切只有交给历史了。

余下的是逆袭的、残酷的历史。JS 在客户端战胜了 Java,竞争的只有 Flash,而 Flash 支持 JS 的后代 ActionScript – Brendan Eich 的博客:流行

追忆往事:看看 Netscape Navigator 2.0 和 3.0

JavaScript 的第一个公开发行版被集成到 1995 年发布的 Netscape Navigator 2.0 中。多亏了虚拟化的奇迹和过时软件网站,我们现在还可以重现那些时刻!

不幸的是,那时很多 JavaScript 的基础特性并不能用。匿名函数和原型链这两个最强大的特性就远远没有今天这么完善。不过,这些特性已经是该语言设计的一部分,会在后面几年中正确实现。需要指出的是,在这个发行版中的 JavaScript 解释器被认为是处于 alpha 状态。

Netscape Navigator 2

幸运的是,一年后,1996 年发布的 Netscape Navigator 3.0 已经有很大变化:

Netscape Navigator 3

注意视频中的错误是如何给我们发生什么事情的更多信息。这让我们推测解释器以一种特殊的方式对待 prototype 属性。于是我们尝试用基础的 Object 实例来替换对象,这样我们之后就可以修改该对象。嗯,好了,搞定了!至少在某种程度上。test 函数内的赋值貌似什么都没做。很显然,还有很多工作需要去做。尽管如此,这个状态的 JavaScript 对于很多任务是可用的,并且它已经开始流行了。

像正则表达式、JSON 和异常等特性此时依然不能用。在接下来的几年中,JavaScript 会迅猛发展。

ECMAScript: JavaScript 标准

JavaScript 公开发布后的第一次重大改变是以 ECMA 标准化的形式出现。ECMA 是 1961 年成立的一个行业协会,该协会只从事信息和通讯系统的标准化。

JavaScipt 的标准化工作始于 1996 年 11 月。标准号是 ECMA-262,负责的委员会是 TC-39。这时候,JavaScript 已经是很多页面的流行元素。这份1996 年的新闻稿 说采用 JavaScript 的页面数量已达 300,000。

JavaScript 和 Java 是开发 Internet 和 Intranet 应用程序的 Netscape ONE 平台的基础技术。自去年引入它们的很短一段时间内,新语言快速被开发者接受。根据 www.hotbot.com 统计,在当今互联网上有 175,000 个新 Java 小程序和超过 300,000 个使用 JavaScript 的页面。- Netscape 新闻稿

对于这样一个年轻的语言来说,标准化是一个重要的步骤,不过依然是一个重大的号召。它将 JavaScript 开放给更广泛的受众,并且给其它潜在的实现者在语言进化上的发言权。它还充当了约束其它实现者的用途。那时候,人们担心微软或者其它人会偏离默认的实现太远,从而导致分裂。

由于商标的原因,ECMA 委员会不能用 JavaScript 做名字,而其它名称也有很多人不喜欢。所以经过几轮磋商后,决定这个用标准来描述的语言将被叫做 ECMAScript。现在,JavaScript 只是 ECMAScript 的商业名称。

ECMAScript 1 和 2:标准化之路

第一个 ECMAScript 标准是基于 Netscape Navigator 4 发布的 JavaScript 版本,它依然缺失重要的特性,比如正则表达式、JSON、异常,以及内置对象的重要方法。不过,在浏览器中它工作得不错。JavaScript 正开始变得越来越好。1997 年 6 月,版本 1 发布了。

Netscape Navigator 4

注意,视频中那个简单的原型和函数测试现在可以正常工作了。在 Netscape 4 中很多工作已经在幕后完成了,而 JavaScript 从受益良多。现在我们的示例基本上可以与任何当代浏览器运行的一样了。这对于 JavaScript 第一次发布成一个标准来说,是一个很好的局面。

标准的第二版 ECMAScript 2 的发布是用来纠正 ECMA 和 JavaScript ISO 标准(ISO/IEC 16262)之间的不一致性的,所以语言没有做任何改动。这个版本发布于 1998 年 6 月。

此版本的 JavaScript 的一个有趣的怪癖是,在编译时没有被捕获的错误(这通常是留作为未确定的)交给解释器任意决定如何处理。这是因为异常还不是该语言的一部分。

ECMAScript 3:第一次大变动

ECMAScript 2 后工作在继续,对该语言的第一次大变更出现了。这个版本带来了:

  • 正则表达式
  • do-while 块
  • 异常和 try/catch 块
  • 更多有关字符串和数组的内置函数
  • 格式化数字输出
  • in 和 instanceof 运算符
  • 更好的错误处理

ECMAScript 3 发布于 1999年 12 月。

这个版本的 ECMAScript 流传甚广。它被当时的所有主流浏览器所支持,而且多年后一直支持。即使到了今天,有些转译器依然可以在产生输出时,以这个版本的 ECMAScript 为目标。这让 ECMAScript 3 成为了很多库的基准目标,即使后来版本的标准发布了也是如此。

即使 JavaScript 越来越流行,它依然主要是一种客户端语言。不过,它很多新特性让它离打破这种牢笼更近。

2000年 11 月,Netscape Navigator 6 发布。这个版本是对过去版本的重大修订,支持 ECMAScript 3。大约在一年半后,Firefox 发布。它是一个基于 Netscape Navigator 代码库的精简版浏览器,也支持 ECMAScript 3。这些浏览器与 IE 一起,继续推动 JavaScript 的成长。

AJAX 的诞生

AJAX,即异步 JavaScript 和 XML,是一种在 ECMAScript 3 年代诞生的技术。虽然它并非标准的一部分,不过微软为其 IE5 浏览器实现了某些对 JavaScript 的扩展。其中之一就是 XMLHttpRequest 功能(以 XMLHTTP ActiveX 控件的形式)。该功能允许浏览器执行对服务器的异步 HTTP 请求,从而允许页面被即时动态更新。虽然术语 AJAX 直到几年后才被创造出来,但是这种技术早就到处在用了。

术语 AJAX 是由 Adaptive Path 的联合创始人 Jesse James Garrett 在这篇标志性博客中创造出来的。

XMLHttpRequest 被证明是非常成功的,多年以后被集成到一个单独的标准中(作为 WHATWG 和 W3C 组织的一部分)。

由实现者给语言带来一些有趣的东西,并且在浏览器中实现,从而促进特性的发展,依然是 JavaScript 和相关的 Web 标准(比如 HTML 和 CSS)继续发展的方式。不过,那时不同派系之间沟通极少,导致拖延和分裂。平心而论,有了任何感兴趣的派系提出建议的程序,今天的 JavaScript 开发显得更有组织。

玩玩 NETSCAPE NAVIGATOR 6 Netscape Navigator 6

这个版本支持异常,之前版本在试图访问 Google 时候遇到的主要缺陷。不可思议的是,即使在今天,试图在这个版本中访问 Google,也会一个看得见的工作页面。相比之下,如果试图用 Netscape Navigator 访问 Google,就会被缺乏异常、不完整的渲染以及糟糕的布局弄的焦头烂额。Web 正在快速发展,即使在当时。

玩玩 INTERNET EXPLORER 5 IE5

IE5 也能渲染当前版本的 Google。不过,众所周知,在实现某些特性上面,IE 和其它浏览器之间有很多分歧。这些分歧祸害了 Web 很多年,也是长期以来 Web 开发者受挫之源,因为他们经常不得不为 IE 用户实现特例。

实际上,要在 IE5 和 IE6 中访问 XMLHttpRequest 对象,必须要借助于 ActiveX。其它浏览器将其实现为原生对象。

毫无疑问,是 IE5 率先将 AJAX 理念变成现实。不过,直到 IE7,微软才开始遵循标准,并更贴近共识。有些老公司网站依然需要老版本的 IE 才能正确运行。

ECMAScript 3.1 和 4:斗争之年

不幸的是,随后几年JavaScript 发展并不顺利。从 ECMAScript 4 的工作一开始,委员会中就开始出现了强烈的分歧。有一群人认为 JavaScript 需要一些特性来成为一种更强大的语言,这样就可以用于大型应用程序开发。这群人提出了很多特性,这些特性涉及面广,变化大。另一群人认为大型应用程序开发不是 JavaScript 适合的方向。由于缺乏一致意见,加上新提出的某些特性的复杂性,将 ECMAScript 4 的发布变得遥遥无期。

实际上针对 ECMAScript 4 的工作在 1999 年 版本 3 刚出炉的时候,就已经开始了。网景公司内部讨论了很多有意义的特性。不过,实现这些特性的兴趣已经逐渐减弱,并且 2003 年刚过没多久,在新版本 ECMAScript 上的工作就停止了。一个临时报告发布了,有些实现者,比如 Adobe(ActionScript)和微软(JScript.NET),使用这个报告作为其引擎的基础。2005 年,在 AJAX 和 XMLHttpRequest 的影响之下,再度激发了新版本 JavaScript 的兴趣,TC-39 重启了工作。几年过去了,特性集变得越来越大。在 ECMAScript 4 开发的最高峰,有如下这些特性:

  • 接口
  • 命名空间
  • 可选的类型注解
  • 可选的静态类型检查
  • 结构类型
  • 类型定义
  • 多方法(Multimethods)
  • 参数化类型
  • 尾调用
  • 迭代器(Iterator)
  • 生成器(Generator)
  • 内省
  • 类型识别的异常处理器
  • 常量绑定
  • 块作用域
  • 解构
  • 函数表达式
  • 数组推导式(Array comprehensions)

ECMAScript 4 草案将这个新版本描述为编写大型应用程序而设计。如果你已熟悉 ECMAScript 6/2015,就会注意到很多来自 ECMAScript 4 的特性被重新引入了。

虽然 ES3 灵活,并且在形式上很强大,但是在开发大型软件系统实践中,它的抽象能力经常是无法胜任的。由于在 Web 上采用 Ajax 编程,在应用程序中大量使用 ECMAScript 作为插件以及脚本语言,ECMAScript 程序正变得越来越大,越来越复杂。大型程序的开发可以从静态类型检查、名称隐藏、早绑定以及其它优化手段、直接支持面向对象编程等技术上大大受益,而这些都是 ES3 中所缺乏的。 – ECMAScript 4 草案

一则有趣的历史片段是如下的 Google Docs spreadsheet,这个文件展示了几种 JavaScript 引擎的实现状态,以及涉及其中的派系的讨论。

开发 ECMAScript 4 的委员会由 Adobe、Mozilla、Opera(以非官方身份)和微软组成。Yahoo 在大部分标准和特性已经决定了后,进入了这个委员会。Doug Crockford,一个有影响力的 JavaScript 开发者,就是 Yahoo 为此送进委员会的那个人。他鼓吹他的担忧,强烈反对很多 ECMAScript 4 提议的修改。他从微软的代表那里获得了强烈的支持。Crockford 本人说到:

但是结果微软的委员也有同样的担忧 – 他也认为这门语言正变得太大,失去了控制。在我加入委员会之前,他什么都没有说,因为他担心,如果微软试着阻拦这件事,就会被指责为反竞争行为。根据微软过去的表现,也许他们有一些不错的理由对此在意 – 并且很显然,这些担忧是有理有据的,因为已经发生过。但是我劝他说,微软应该做正确的事情,并且以他的声誉,他决定他应该,也能说服微软。所以微软就在 ES4 上改变了立场。 – Douglas Crockford — JavaScript 的现状和未来

开始是怀疑,后来就变成强势反对 JavaScript。微软拒绝接受 ECMAScript 4 的所有部分,并且准备采取各种必要的行动来阻止标准获得通过(甚至法律诉讼)。幸运的是,委员会中的人设法阻止了法律斗争。不过,缺乏共识有效地阻止了 ECMAScript 4 推进。

微软的某些人想在这件事情上采取强硬手段,他们想开始建立书面凭据,开始走申诉程序,想做这些额外的法律程序。我可不想有这种事情。我是不同意 ES4,但是仅限于技术层面,并且我想只限于技术层面;我不想让它变得比以前更麻烦。我只是想搞清楚什么事情该做,所以我设法温和一点。但是微软依然采取了极端立场,说他们拒绝接受 ES4 的任何部分。所以事情就变成了两极分化,但是我认为两极分化是因为 ES4 团队拒绝考虑任何其它观点的结果。那时委员会没有达成共识,这是件糟糕的事情,因为标准小组必须要达成共识。一个标准不应该是有争议的。 – Douglas Crockford — JavaScript 的现状和未来

Crockford 想出一个点子来推进,就是重新弄一个标准,这个标准更简单,减少一些特性集,这样所有人都可以同意:没有新语法,只有来自使用该语言的经历中的实际提升。这个提案后来被称为 ECMAScript 3.1。

有一段时间,两种标准并存,并且设置了两个非正式的委员会。不过,ECMAScript 4 太复杂,没办法在面对冲突的情况完成。ECMAScript 3.1 更简单,并且尽管在 ECMA 中有斗争,它还是完成了。

ECMAScript 4 的结束出现在 2008 年,Eich 通过一封电子邮件,发送了一次奥斯陆会议的内容提要,详细描述了 ECMAScrpt 走向和版本 3.1 和 4 的未来。

这次会议的结论是:

  1. 与所有各方充分合作,集中精力完成 ES 3.1,到明年初确定两个执行标准。
  2. 下一步上的合作超出 ES3.1,会包含语法上的扩展,但是会在语义和语法创新上比 ES4 更谨慎。
  3. 有些 ES4 提案已经被认为对 Web 不合理,最好不予讨论:包、命名空间和早绑定。这个结论对于 Harmony 来说很关键。
  4. ES4 的其它目标和理念正被改写,以保持在委员会中的一致;包括类的概念是基于已有的 ES3 概念结合提议的 ES3.1 扩展。

总之,ECMAScript 4 花了近 8 年的时间开发,最后却被废弃了。这对涉及的所有人来说都是一个沉重的教训。

单词 “Harmony(和谐)” 出现在上面的结论中。这是将来对 JavaScript 扩展时项目的标准名称。Harmony 会是所有人都同意的方案。在 ECMAScript 3.1 发布后(以版本 5 的形式,下面我们会看到),所有 JavaScript 中要讨论的新主意都会出现在ECMAScript Harmony 中。

ActionScript

ActionScript 是一个基于 ECMAScript 4 早期草案的编程语言。Adobe 将其实现为 Flash 应用程序套件的一部分,也是它支持的唯一的脚本语言。这就让 Adobe 采用强硬的立场来支持 ECMAScript 4,甚至还将他们的引擎(Tamarin)开源发布了,以希望加快 ECMAScript 4 的采纳。Adobe 员工 Mike Chambers 爆光了一个在此事上的有趣看法:

ActionScript 3 没有消失,我们基于最近的决定,没有从中删除任何东西..我们会继续跟踪 ECMAScript 规范,但是正如我们一直所做的那样,我们会创新,尽可能推动 Web 向前发展(正如我们在过去已做过的那样)- Mike Chamber 的博客

ActionScript 开发者期望 ActionScript 中的创新会驱动 ECMAScript 中的特性。不幸的是这事从来没有出现过,而且后来出现在 ECMAScript 2015 中的特性与 ActionScript 在很多方面不兼容。

有人看到这是微软尝试保持控制 ECMAScript 语言和实现的一种策略。此时,唯一可行的 ECMAScript 4 引擎是 Tamarin,所以此时占有 80% 浏览器市场份额的微软可以继续使用它自己的引擎(以及扩展),而不用承担切换到竞争对手的替代品的代价或者花时间内部实现一切。 其他人只是说微软的异议仅仅是技术上的,跟来自 Yahoo 的人一样。Microsoft 的引擎 JScript 此时与其它实现有很多差异。有人已经看到这是保持秘密控制该语言的一种手段。

ActionScript 目前依然是 Flash 的开发语言,而 Flash 随着 HTML5 的到来,逐渐淡出了人们的视野。

如果 ECMAScript 4 已经被流行 JavaScript 引擎实现的话,ActionScript 依然与它最像:

E4X?什么是 E4X?

E4X 是一个公认的 ECMAScript 扩展的名称。它在 ECMAScript 4 开发期间发布(2004年),所以就采用了绰号 E4X。其实际名称是 ECMAScript for XML,并被标准化为 ECMA-357。E4X 扩充了 ECMAScript,以支持对 XML 内容的原生处理和解析。在 E4X 中,XML 被当作是一种原生数据类型。它最初被主流 JavaScript 引擎(比如 SpiderMonkey)采纳,不过之后由于很少有人用而被拿掉。在 Firefox 版本 21 中被删除。

除了其名称中有数字 “4” 之外,E4X 与 ECMAScript 4 没多大关系。

如下是一个使用 E4X 的示例:

可以说,其它数据格式(比如 JSON)已经在 JavaScript 社区中获得了更广泛的认同,所以 E4X 出现和消失都没惹啥乱子。

ECMAScript 5:JavaScript 的重生

在 ECMAScript 4 的漫长斗争之后,从 2008 年开始,社区就在注意力放在 ECMAScript 3.1 上。ECMAScript 4 被废弃。在 2009 年,ECMAScript 3.1 完成,并且涉及的各方都签字确认了。而 ECMAScript 4 即使还没有真正发布,也已经被公认为是 ECMAScript 的一个特定变种,所以委员会决定将 ECMAScript 3.1 重新命名为 ECMAScript 5,以避免混淆。

ECMAScript 5 成为了最受支持的 JavaScript 版本之一,也成为了很多转译器的编译目标。ECMAScript 5 被 Firefox 4 (2011)、Chrome 19 (2012)、Safari 6 (2012)、Opera 12.10 (2012) 和 Internet Explorer 10 (2012)完全支持。

ECMAScript 5 是对 ECMAScript 3 的一种相当谨慎的更新,它包括:

  • Getter/setters
  • 数组和对象字面量中的尾随逗号
  • 保留关键字可以作为属性名
  • 新的 Object 方法(createdefinePropertykeyssealfreezegetOwnPropertyNames 等等)
  • 新的 Array 方法(isArrayindexOfevery、 somemapfilterreduce 等等)
  • String.prototype.trim 和属性访问
  • 新的 Date 方法(toISOStringnowtoJSON
  • 函数 bind
  • JSON
  • 不可变的全局对象(undefinedNaNInfinity
  • 严格模式
  • 其它次要的变更(parseInt 忽略前导零、抛出的函数有正确的 this 值,等等)

所有更新都不需要语法上的修改。那时 getter 和 setter 已经被很多浏览器非正式地支持。新的 Object 方法通过给程序员更多工具来确保强制某些不变性,来改进“大型程序的编写”(Object.sealObject.freezeObject.createProperty)。严格模式通过阻止很多常见的错误源,在这一领域也成为一种强大的工具。额外的 Array 方法改进了某些函数式范式(mapreducefiltereverysome)。另一个大变化是 JSON:一个受 JavaScript 启发的数据格式,现在通过 JSON.stringify 和 JSON.parse 原生支持了。其它变化基于实践经验在几个方面作出了小的改进。总而言之,ECMAScript 5 是适度的改进,帮助 JavaScrpt 成为一种对于小脚本和较大的项目来说都更可用的语言。依然有很多来自 ECMAScript 4 的好点子被废弃,并且你会看到这些好点子又通过 ECMAScript Harmony 提案回归。

2011 年,ECMAScript 5 以 ECMAScript 5.1 的形式又来了一次迭代。这个版本澄清了标准中一些容易引起歧义之处,但是没有提供任何新特性。所有的新特性定于在下一个 ECMAScript 的大发布中。

ECMAScript 6 (2015) 和 7 (2016): 一个通用的语言

ECMAScript Harmony 提案成为将来对 JavaScript 的改进的中心。ECMAScript 4 的很多想法被永久封存了,但另外一些则又以新的面目被重新启用。ECMAScript 6,后来被重新命名为 ECMAScript 2015,被指定为带来大变化。几乎所有需要在语法上改变的更新都被放到这个版本中。不过,这次委员会达成了一致,ECMAScript 6 最终于 2015 年发布。很多浏览器厂家已经开始着手实现它的特性,但是大的变动需要点时间。直到今天,并非所有浏览器都完全覆盖 ECMAScript 2015(虽然它们已经很接近)。

ECMAScript 2015 的发布导致转译器的使用大幅度增加,比如 Babel 或 Traceur。甚至在它发布之前,因为这些转译器跟踪了技术委员会的进展,人们已经体验了很多 ECMAScript 2015 的好处。

一些 ECMAScript 4 的大特性在这个版本的 ECMAScript 中被实现。不过,实现的出发点不一样了。例如,ECMAScript 2015 中的类只不过是在原型之上的语法糖。这种思维模式减轻了新特性的过渡和开发。

在我们的JavaScript 2015 特性概述一文中,我们对 ECMAScript 2015 的新特性做了一个全面的概述。你也可以看看 ECMAScript 兼容性表,了解一下在实现方面我们现在的确切位置。

新特性小结如下:

  • Let(词法上的)和 const(不可重新绑定的)绑定
  • 箭头函数(匿名函数的简写)以及词法 this(包含作用域 this)
  • 类(原型之上的语法糖)
  • 对象字面量提升(计算键、短方法定义等等)
  • 模板字符串
  • Promise
  • Generator、iterable、iterator 和 for..of
  • 函数的默认参数及剩余运算符
  • 扩展语法
  • 解构
  • 模块语法
  • 新集合(Set、Map、WeakSet、WeakMap)
  • 代理和反射
  • Symbol 数据类型
  • 类型化数组
  • 内置支持子类化
  • 有保证的尾调用优化
  • 更简单的 Unicode 支持
  • 二进制和八进制字面量

类、let、const、promise、generator、iterators、模块,等等。这些特性都是为了把 JavaScript 带给更多受众,帮助开发大型应用程序。

你也许会惊讶,在 ECMAScript 4 失败之时,还有这么多特性能闯过标准化过程这一关。从这个层面上,必须得指出,ECMAScript 4 中很多最具侵入性的特性都没有被重新考虑,比如,命名空间、可选类型;同时,其它的特性被以可以通过之前的异议的方式重新考虑了,比如,让类成为原型之上的语法糖。ECMAScript 2015 依然是个苦差事,花了约 6 年完成(并且需要更长时间完全实现)。不过,这样艰巨的一个任务能被 ECMAScript 技术委员会完成,也可以看作是个好兆头。

2016 年,一个 ECMAScript 的小修订版发布了。这个小修订版是 TC-39 实施的新发布过程的结果。所有新提案必须经过四个阶段的过程。每个达到第四个阶段的提案有很大机会会被包含在下一个版本的 ECMAScript 中(不过委员会依然可以选择推迟将其列入议程)。这样,提案就几乎可以独立开发(不过与其它提案的交互必须在考虑之列)。提案不会中断 ECMAScript 的开发。如果一个提案已经准备列入,并且足够的提案已经达到第四阶段,那么就可以发布一个 ECMAScript 新版本。

2016 年发布的版本是一个相当小的版本。它包括:

  • 取幂运算符(**
  • Array.prototype.includes
  • 一些小的更正(generator 不能与 new 一起用等等)。

不过,在 2016 年,某些有趣的提案已经达到第四阶段,所以 ECMAScript 的未来是什么呢?

未来与超越:ECMAScipt 2017 及以后

也许目前进行中的最重要的第四阶段提案是 async/awaitAsync/await 是对 JavaScript 的一种语法扩展,可以让处理 promise 变得更爽。例如,对于如下 ECMAScript 2015 代码:

把它与如下的 async/await 代码比较:

其它第四阶段的提案在范围上都是次要的:

  • Object.values 和 Object.entries
  • 字符串补白
  • Object.getOwnPropertyDescriptors
  • 函数参数允许尾随逗号

这些提案都是定于在 2017 年发布,不过委员会可能会选择自行决定推迟。不过,仅是有async/await 这一点就是一件让人激动的变动。

但是未来并非止步于此!我们可以看看其它的一些提案,了解一下更远的未来会出现什么。一些有趣的提案是:

  • SIMD API
  • 异步迭代(async/await + 迭代)
  • Generator 箭头函数
  • 64 位 整型操作
  • Realm(状态分离/隔离)
  • 共享内存和原子

JavaScript 正越来越像一门通用的语言。不过,还有一件对 JavaScript 的未来会产生重大影响的大事情。

WebAssembly

如果你还没听说过 WebAssembly,就应该读读这篇文章。自 ECMAScript 5 发布以来,引发的库、框架和一般开发的激增,已经让 JavaScript 变成了对其它语言的一个有兴趣的目标。对于大的代码库,可互操作性是关键。比如说游戏。游戏开发的通用语言依然是 C++,并且它对很多架构来说都是可移植的。将一个 Windows 游戏或者电子游戏移植到浏览器上被看作是一件不可能实现的任务。不过,当前 JIT JavaScript 虚拟机不可思议的性能让这成为可能。于是,像 Emscripten 这种 LLVM-to-JavaScript 编译器应运而生。

Mozilla 看到了这点,并开始着手研究让 JavaScript 变成编译器的合适目标。Asm.js 诞生了。Asm.js 是 JavaScript 的一个严格子集,用来作为编译器的目标。JavaScript 虚拟机可以被优化为识别这个子集,并且生成比目前可能在普通 JavaScript 代码中更好的代码。浏览器慢慢变成了一个编译应用的全新目标,而 JavaScript 在其中心。

不过,有些限制是 Asm.js 也不能解决了。毕竟这与 JavaScript 的用途无关,所以必须要对 JavaScript 作出改变。要让 web 成为其它语言的合适目标,就需要点不同的东西,而这正是 WebAssembly 所有的。WebAssembly 是用于 Web 的字节码。任何带有合适编译器的程序,都可以被编译为 WebAssembly,然后运行在合适的虚拟机上(JavaScript 虚拟机可以提供所需的语义)。实际上,首版 WebAssembly 就以与 Asm.js 规范一对一兼容为目标。WebAssembly 不仅带来了加载时间更快的承诺(解析字节码比解析文本更快),还带来了 Asm.js 中目前还不能用的可能优化。想像一下,JavaScript 和你已有的代码之间能完美互用的 Web。

乍一看,这好像是危及到 JavaScript 的发展,然而事实恰好相反。通过让其它语言和框架更容易与 JavaScript 互用,JavaScript 就可以继续发展为一门通用的语言。而WebAssembly 是为此必需的工具。

目前,Chrome、Firefox 和 Microsot Edge 的开发版支持 WebAsembly 规范草案,并且能够运行演示应用程序

总结

JavaScript 的历史漫长而崎岖。它先被提议为用于 Web 的 Scheme,然后早早就被类 Java 的语法束缚住了。它的第一个原型在几周之内就被开发出来了。受市场之害,它在两年之内变了三个名字。然后被标准化了,同时得到一个听起来像皮肤病的名字。在三次成功的发布后,第四版陷入开发地狱约八年。开发方向一变再变,莫衷一是。然后,纯通过一个特性(AJAX)的成功,社区又重归行动一致,恢复了开发。第 4 版被废弃,一个次要版本,即人人皆知的 第 3.1 版本,被重命名为 第 5 版。第 6 版又在开发上花了很多年,不过这次委员会成功了,虽然又决定改名,但是这次是改为 2015。这个修订版很大,花了很多时间实现,但是最终,给 JavaScript 带来了新风。社区像以前一样活跃。Node.js、V8 和其它项目已经把 JavaScript 带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地步。Asm.js、WebAssembly 正进一步改进它。并且不同阶段活跃的提案都让 JavaScript 的未来像以前一样光明。这是一条漫长的路,充满崎岖,而 JavaScript 依然始终是最成功的语言之一。这本身就是一种证明。永远把赌注押在 JavaScript 上。

 

 

文章来源: 奇舞周刊

原文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_Lc_dzdVlWYqpifHLit6tA